• 一个手术改变了“石女”的后半生

  • 来源:石女医院 编辑:jove 点击:次 标签:后半生,石女,改变,手术,一个,
  •   十八岁以前,我天真快乐地生活着。十八岁以后,我的生活蒙上了一层灰白色,整个世界对我而言都显得暗淡无光。一切都来源于那张诊断单,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做了那么多年的女人,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,我没有正常人的阴道,没有正常人的子宫,也没有办法像正常女孩子一样来月经。石女,这个标签让我产生了深深的自卑感。

        怪异地眼光让我无地自容

        自从确诊自己是石女以后,我开始变得沉默寡言,感觉和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,好像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晚上也总会梦到一群人肆无忌惮地嘲笑着我。渐渐地我把自己蜷缩起来,躲在自己的角落里,排斥跟任何人接触。  

     


     
    (子宫融合+异体阴道粘膜移植术 治疗先天性无阴道无子宫)
     

        可是,我终究是一个人,终究无法避免的要和其他人接触,我还是需要上学,需要住学校的宿舍。那一次我在厕所碰到了室友,她突然激动地叫住我,问我要卫生巾。我当时心猛然揪了起来,因为我是石女,从来不来月经,所以我包包里也没有必要放着那东西。我强忍内心的慌乱,冲她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有。转身离开的一瞬间,我看到她怪异的眼光,听到她小声的嘟囔:搞什么嘛,这年头还有女人包里不放卫生巾的。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剥光了在大街上游行,无数人对我发出疯狂的嘲笑。

        我像疯子一样跑回了家里,冲着母亲大喊大叫,质问她为什么我会是石女,为什么我要跟其他女人不一样,为什么她把我生下来又不给我完整的身体……母亲伤心的哭了,我在自己屋里听到她一直哭了很久。后来,我坚持退学,母亲选择了默认,她知道我已经不适合继续在学校呆着了,她觉得对我有亏欠,也就由着我任性。

        一次偶然的相遇,我灰暗的世界出现了一丝曙光

        之后,我们家里多了大量的关于石女的书籍,还有很多医院的资料,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翻看那些资料,母亲则不停地在外面打听着关于石女的治疗。几年下来,我不断的尝试着各种药物,也跑了很多家医院,只是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。一些医院建议我做阴道再造术,可我知道,那种手术效果很差,虽然做了手术我能拥有正常女人的阴道,但再造的阴道粘膜是用直肠粘膜,会不断发出很臭的味道,而我依然没有办法拥有正常人的子宫。我很清楚的知道,我这辈子如果治不好自己的病,我不可能结婚,阴道再造术做与不做对我而言意义不大,也没必要让自己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。  

        几年的尝试,我开始心灰意冷,也更加的封闭,除了吃饭,一直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,家人也不愿意见。后来,为了打发时间,我开始泡在网上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进了一个石女群,里面全是和我一样的人,和她们聊天,我突然体会到久违的温暖,因为她们和我一样,所以不会对我有歧视,我可以和她们做朋友。

        就这样,我大量的时间泡在了网上,在石女群里和她们聊天,我们各自诉说着自己的故事,彼此的距离一点点的拉近着。有一天,群里有人说打算去杭州看病,我有点好奇,就问了几句,她说有人告诉她最近出来了一种新的技术,叫异体阴道粘膜移植和子宫融合术,这种办法不仅可以塑造正常的女性阴道(这种再造的阴道不会像以往那种手术会发出恶臭),还可以融合形成新的子宫,效果好的话,不但可以和正常女人一样过性生活,还可以怀孕生子

        我讶异极了,是不是可以过和正常人一样的性生活我不是特别在意,真正让我触动的是子宫融合,竟然还可以怀孕生子,那岂不是和正常女人没什么区别了!我当时很激动,手一直在发抖,我耐着性子详细询问了她,了解到更多的信息,知道这是一种新的技术,不过需要直系亲属的配合才行,而且目前能做这种手术的非常少,在江浙一带,只有杭州天目山石女医院一家能做,手术成功率据说还很高。我真的心动了! 

     

        二十二年中我做的最大的决定

        我把情况跟母亲说了,母亲也很激动,不过她比我冷静,毕竟这些年她带我奔波了不少地方,可以说她对石女治疗的研究和理解,差不多快赶上医院的专家了。母亲劝我先等等看,等我那个朋友治疗之后再做打算,可我不想等,这种手术虽然做的很快,但术后需要观察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具体效果,我等不了那么久,一刻也不想等。

        在我强烈的要求下,母亲只好顺着我,答应带我去杭州,要不要做手术先不谈,至少先去看看再说。第三天,我们就到了杭州,进了医院才发现人好多,挂号处那边都排了好多人,不过好在我聪明,来之前就在网上挂了号,免得排队挂号了。   

        我们直接跟着导医来到费旭红主任的办公室,据说她就是这种手术的主治医师,对石女的研究和治疗都非常有经验。她看到我,冲我温柔地笑,感觉是个挺温和的人。因为我这些年封闭的太久,不善于和陌生人打交道,所以一直都是母亲和她谈,我在旁边认真的听。母亲问的很详细,费主任也回答的很耐心、很细致,母亲还专门询问了一些专业上的问题,费主任笑着夸母亲懂的很多,都快赶上半个专家了,母亲扭头看了我一眼谦虚地笑了笑,我能读出母亲眼里的爱,也明白,她之所以这样,是为了我。那一刻,我突然感觉心里很堵,眼睛里有水珠在打转。

        她们谈了很多,母亲后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,我知道,她已经相信了费主任,也看到我治愈的希望。后来,费主任建议我尽早治疗,因为我已经22岁了,身体的器官已经基本发育成熟,这个年纪做手术刚刚好,手术完成后恢复起来也会快一些,子宫融合后能够怀孕的几率也会更高。而且,医院考虑到我们这些石女的家庭情况,在费用上可以进行分期付款,只要在一年内还清即可,不得不说,这种方案真的很人性化。

        不过,母亲还是有些犹豫,我知道她的心思,她并不是担心钱,而是怕手术如果失败会进一步打击到我,甚至可能对我的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,她不敢冒险,这也是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手术的原因之一。这时候,费主任看着我,问我的意见,母亲也看着我,我读不出母亲眼里的内涵,感觉很复杂,不过我还是点了头,告诉她们我想做这个手术。我看到母亲突然笑了,好像有苦涩也有幸福……

     


     

        一个手术改变了我的后半生

        一个星期后,我和母亲再度来到了杭州,当天就决定在医院进行手术。母亲和我一起进了手术室,我躺在手术病床上,看着母亲,那一刻我感觉心里好酸楚,这些年来点点滴滴的往事像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闪过,我突然好像对母亲说一声:妈妈我爱你!不过孤僻多年的我,还是没有勇气开口说出来。 

        手术灯亮了,我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,我渐渐地看不清母亲的脸,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虚幻起来。我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还是躺在医院,不过不一样的是我大着肚子,痛苦的嚎叫着,周围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给我加油打气,鼓励我加把劲,那时候的我满头大汗,汗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,分不清到底是什么,只是眼睛里充斥着一股坚韧。好像过了很久,我听到了一声嘹亮的啼哭声,周围突然多了好多开心的笑声,她们嘴一张一合,好像在告诉我什么,可我却一声也听不到了,梦里的画面戛然而止。我醒了过来,睁开眼,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,看到了母亲,看到了费主任,看到了护士,她们都对我温和地笑着…… 

        我的手术很成功,从医院回来后,我一直谨遵医嘱进行疗养,我经常会在网上跟费主任聊天,开始的时候我们聊的全是我的病情,后来慢慢熟悉了,聊的话题越来越广泛,我知道了她很多往事,也由衷的对她感到敬佩,一位从医20多年,一直谨遵自己当初的立下的誓言,用心去关爱每一位患者,没有理由不让人敬佩!

        半年后的一天,当我从梦里醒来,看到睡衣上竟然有血迹时,我激动地大喊大叫,母亲闻声跑了进来,也看到了那些血迹,作为女人,当然知道那是什么,23年了,作为女人的我终于来了月经!我和母亲相拥在一起,哭了好久好久,好像是要把这些年来的苦楚全部宣泄出来。

     


     

        后来,我和母亲又去了一趟杭州,带了一些礼品,亲自上门答谢费主任,她温和地笑我们过于客气,不过她没有,我知道,她并不是贪图我们送的东西,她只是明白作为一个石女,重新做一个完整女人的心情,也明白石女内心的脆弱和敏感,所以,她没有,并且热情地款待了我们。

        如今,我已经和正常女人无异,我又变回了18岁的时候,脸上挂着天真快乐的笑容,身边也多了许多朋友,不过,男朋友还没,追我的男孩倒是有那么一两个……我相信,几年后,我一定会和我的爱人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宝宝!

    (责任编辑:杭州石女医院)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无子宫无阴道病例一则
杭州天目山 杭州天目山 杭州天目山 杭州天目山 杭州天目山 杭州天目山
医院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天目山路319号
Copyright 2005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石女医院
网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
石女医院 | 最好石女医院 | 石女医院哪家好| 杭州石女医院| 杭州治疗石女医院| 石女手术| 石女的治疗